中国旅游俱乐部(CTTC)

用户名 密码
旅游达人:免费注册登录

世界游网

世界游网

首页 > 新闻 >

埃塞俄比亚:咖啡飘香

2009-01-23
导读:埃塞俄比亚:咖啡飘香
      埃赛俄比亚是世界上最早种植咖啡和保持最古老的咖啡文化的国家,至今仍然保持着非常传统古老的咖啡种植工艺。埃塞的咖啡是绝对的“绿色咖啡”,没用过任何化肥和农药。在埃塞俄比亚,吃完英吉拉之后,如果不来一杯香浓的本地咖啡,就显得太不地道了。喝完埃塞的咖啡之后,如果你不逢人就赞美它的好处,就太奇怪了。如果你不知道埃塞是咖啡的故乡并不要紧,但如果你不认为埃塞的咖啡是世界上最好的咖啡,那就说明你太不识货了。

     
咖啡名字的由来

     
3个月前,记者回国休假,顺便带了几包咖啡送朋友。一位丹麦驻华参赞第二天就打电话过来非常急切地说:“这咖啡是哪儿弄来的?能不能再给我弄一些来?越多越好!马上就要!我到过很多国家,喝过无数种咖啡,但这是我平生喝过的最好的咖啡!有了这种咖啡,我要把家里所有其它的咖啡都扔到垃圾堆里去。”

     
埃塞有一个地方叫卡法(Kafa)。当地居民曾发现牛羊吃了一种长小红豆的植物后变得兴奋不已、力大无穷,还有点疯疯癫癫的。有人就摘下那红豆尝试着嚼一点,味道还不错,再嚼下去,慢慢地也变得精神抖擞、浑身振奋起来。后来,人们就开始采摘并有意识地种植它,把它当作粮食、饮料和药品,越来越离不开它。由于它来自名叫Kafa的地方,世人慢慢地就把它命名为Coffee了。

     
埃塞俄比亚“磨卡”哈拉尔("MOCHA" Harrar )

     
在交通工具还不发达,特别是以马做主要交通工具的时代,优质纯种马便成了人们追求及向往的目标,而此时埃赛俄比亚哈拉尔所拥有世界上最好的阿拉伯血统的纯种马,故此他们最初将咖啡级别的划分是“优质的咖啡就象纯种血统的马匹一样重要”。所以我们看到的哈拉尔咖啡生豆的包装袋上至今还印有马匹的照片。这个传统的包装一直保持到现在。

      哈拉尔咖啡的外观和味道本身就可以看出来是一种高等级。哈拉尔,一个反映出埃赛俄比亚盛衰的名字,不仅仅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咖啡,也是一个美丽的传说。由于整个地区所生产的咖啡都带有巧克力余味,人们还是喜欢把咖啡叫“磨卡”或巧克力味咖啡。

      六世纪时,埃赛俄比亚的人们就开始把咖啡及香料一起咀嚼了,最常见的是去狩猎的人用腊肉把咖啡裹起来当作最好的干粮,这样即可以吃饱又有精神打猎。所以咀嚼咖啡作为一个传统。  

      十三世纪中叶,埃赛俄比亚已经在使用平底锅作为咖啡焙制的工具,领导咖啡文化的发展。“磨卡”作为一个世界上最早的也曾经是最大的咖啡贸易的港口而文明于世(现在磨卡港已经干枯了)。

      哈拉尔咖啡的特性:优质的阿拉伯风味,干香略带有葡萄酒的酸香;醇度适宜,强烈纯质感,带有奇妙的黑巧克力余味。 


埃塞俄比亚咖啡

     
法式焙制咖啡(French Roast Varietal)

     
与塔拉组一样,再加上深度烘烤后的味道。正如法国人所说的:“我绝对不会再喝其他的饮料。” 

      法式焙制咖啡的特点:高酸度,带有法式烘烤后的深色;苦味和甜味。

     
家家举行咖啡仪式

     
恐怕很少有国家像埃塞这样与咖啡结下不解之缘的。在埃塞,几乎家家院内屋旁都种植咖啡,既供自家消费也供上市出口。全国95%的咖啡产量都是来自这种庭院种植园。时至今日,埃塞全国出口收入的65%是来自咖啡。埃塞人没有一天不喝咖啡的。一般家庭喝咖啡都有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和固定仪式,就像吃正餐或做宗教礼拜一样煞有其事。

     
在埃塞的每个角落,随时都举行着咖啡仪式,这里的空气中永远弥漫着浓浓的咖啡之香。那些美丽的“咖啡女郎”总是身着手绣花边的白色连衣纱裙,面露温柔羞涩的微笑,给人留下无比美好的印象。

     
他们的咖啡仪式是远近闻名的。傍晚的时候,全家人围着一个小炭炉席地而坐。炭炉周围的地上铺一层特意割来或买来的青草。这是一种特殊的专用于咖啡仪式的青草。小炭炉点着的时候,要特意拣出几块冒着浓烟的白炭,在屋里每一个角落都晃一遍,然后放在炉边让它自己燃尽或熄灭。这样,在一段时间内,整个屋子或庭院就笼罩在烟雾燎绕之中。


咖啡仪式

     
家里一般由十几岁的年轻姑娘负责为大家准备咖啡。她先抓来一把淡绿色的生咖啡豆,放在炭炉上的一个小铁锅里,舀来清水,用双手搓洗干净。

     
然后用一把小木铲焙炒咖啡豆,不久,咖啡豆开始变成深黑色,并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姑娘认为火候已到时,就拿起铁锅柄来晃一晃里面冒着轻烟的咖啡豆,送到每一个人面前让大家闻一闻,就像正规饭店里服务员让客人先尝一尝葡萄酒的味道一样。大家点头称好后,她就把熟豆倒进一个小臼里,双手抱起一根近一米长、小孩胳膊那么粗的大铁棒来捣。很快,那一把豆子就捣成了粉末。

     
姑娘用小木勺把粉末一点点地刮出来倒进一个细颈、鼓肚子、大耳朵的陶壶里,加上净水,放在小炉子上煮。水很快就开了,再煮片刻,早已香气四溢。姑娘在一个小木盒上摆上几个酒盅大小的瓷杯,然后提起咖啡壶的大耳朵逐一斟满每个杯子,再放下壶,一杯一杯地双手敬给围坐的人。这个过程一般持续30分钟。大家自始至终安静地等待,文雅地拉家常,没有人高声谈笑,也没有人急不可耐地伸手搅和。

     
每次被邀喝咖啡,记者都是一饮而尽,然后再伸手要第二杯。主人总是十分友善而热情地哈哈笑着再给记者斟上一杯。不过,记者要提醒大家的是,埃塞的咖啡如同《水浒传》里的景阳冈好酒,绝对是“三碗不过冈”的。就是说,一般中国人喝一杯就肯定精神百倍,喝两杯就半夜睡不着觉,喝三杯就得整晚再加第二天整个白天都不会有半点睡意了。超过三杯?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世界游网编辑
世界游网微信
分享到:
我要评论
邮箱:   姓名:  IP:18.207.254.88

验证码: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世界游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世界游电子周刊

查看周刊

  世界游网电子刊每周五发行,秉承中国出境旅游资讯门户的宗旨,内容精选当周最热门的新闻动态、最具价值的权威信息、最火爆的旅游话题等,为广大出境旅游行业人士提供一个"无搜索,知百事"的电子新闻平台。

免费订阅
同步掌握出境旅游最新活动和实时资讯!

立即订阅

相关新闻

世界游微信号扫描二维码或
查找公众号
"游世界"
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