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俱乐部(CTTC)

用户名 密码
旅游达人:免费注册登录

世界游网

世界游网

首页 > 新闻 >

比利时布鲁塞尔 沉醉在泡沫中

2009-01-05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1日内删除。
导读:比利时布鲁塞尔 沉醉在泡沫中

      由于漫画和朱古力的强劲锋芒,加上夹在德国和荷兰两大产啤国中间,令比利时啤酒的名气失色不少,但这里蕴含的啤酒文化相当悠长深厚,而且依然保存最古老的修道院啤酒秘方,有果味、花香、甜味等等五花八门的种类;在布鲁塞尔任何一栋古董建筑中,总会找到卖啤酒的百年老店,看当地人在店里一口一口地品尝杯中啤酒,才发觉这些被我们讥为“鬼佬凉茶”的饮料,背后原来饶有意思。 

     
在布鲁塞尔的街上抬头一看,出现最多的是写“Biere”(啤酒)的招牌,卖啤酒的酒馆简直是十步一阁,每人手上都捧一杯比利时出产的啤酒。在大时节上,比利时啤酒更担起了重要的角色,我有幸遇上布鲁塞尔大学的学生纪念日,几百个新旧生齐齐手持啤酒杯,一同齐集在名胜“小便童子”(Manneken Pis)雕像前,等候一尝从童子撒出来的黑啤“童子尿”,好不热闹。 

     
比利时是全球唯一保留古老啤酒文化的国家。据考古学家推论,啤酒早在公元3世纪已经从罗马人传到比利时地区,比德国来得更早;后来酿造啤酒的方法流传到修道院里,成为修士在斋戒期的专利充饥饮料。直到14世纪民间可以自由酿啤酒,当时更有法律,规定人民若可酿出好啤酒,可免服兵役。一时间酿啤酒业在比利时流行起来,到20世纪初期最高峰时,全国酿啤酒场共有3千多家。 

     
喝啤酒如鉴赏红酒 

     
市中心最热闹的大广场(Grand Place)上,都被17世纪落成的哥特式建筑所包围,而每栋建筑物的地下定有一间咖啡座,每家咖啡座都显得古雅精致,坐在露天区的客人,手上都是一杯杯的冰冻啤酒。

     
“这里只有两类人在咖啡座不点啤酒——抱恙的人和非比利时人。”这话出自附近最多当地人光顾的咖啡座Ala Mort Subite的侍应。他说这里的咖啡座,至少都有过百年的历史,传统都以卖啤酒为主,而且从古老亮丽的天花装潢到热闹非常的气氛,里里外外都不曾改变。 

     
店名叫Ala Mort Subite即“突然死亡”的意思,连老员工都不知其出处,但我接过酒牌一看,当感到“突然死亡”:Gueuze、Lambic、Trappist、Kriek……比利时啤酒的种类至少都有三十多种,教人不知从何入手。告诉侍应我是第一次品尝比利时啤酒时,他立即推介我尝试最易入口的Kriek;端出来的是用白兰地杯盛的玫瑰红色,如非杯口上有半吋左右的白泡,我还以为是一杯果汁。白泡溢出麦子和酵母的香气,但呷一口却感受到水果的香甜,这是酿造时加入了草莓的结果,比起只有麦味的啤酒,Kriek的细腻和复杂的口感更似红酒。 

     
一个在“突然死亡”跟我搭讪的酒客打趣说:“比利时啤酒没有荷兰或德国的知名度高,却没它们那份粗鲁,慢慢的喝让自己微醉,然后再清醒,才是享受啤酒最佳方法。”我想这就是比利时啤酒最可爱、最与众不同的地方了。 


布鲁塞尔市中心的大广场

      百年横梁带出芳香 

     
以比利时的深厚啤酒文化,因二次大战后酿啤酒场的数目锐减,如今只有110间左右。许多家族式经营的,都转为生产限量精品式的独门秘方啤酒,而最出名的一家要数肯提伦啤酒厂(Cantillon Brewery)。这家诞生于1900年、位处市南的小酒厂,是寸金尺土的布鲁塞尔里唯一的酿啤酒场,也是一所啤酒博物馆。老板Jean-Paul和儿子、女婿负责酿酒、入樽等工夫,而老板娘担当招呼客人的工作。 

     
肯提伦酒厂外表和机器算很簇新,但里面的梁柱却是布满蜘蛛网的百年朽木。老板娘说这些正是秘方所在:原来只要把煮过的麦汁放在梁柱下冷却,梁柱上的微生物会让它自动发酵,酿出世上唯一天然发酵的Gueuze啤酒。老板娘斟出晶莹的Gueuze,我呷了一口不禁问她:“这酸酸的,是香槟吗?”她还未答我就发觉在舌头上残留了一点啤酒麦味;她自豪地说,Gueuze细致的气泡和味道都跟香槟很相似,所以有香槟啤酒的美誉。 


布鲁塞尔的名胜——“小便童子”

      修士啤酒味道称冠 

     
在布鲁塞尔留了几天,造访过不下廿间咖啡座,发觉喝过的每杯啤酒,味道都有不同的变化,有花香的、有果甜的、有果仁的芬芳,愈喝愈让人迷,当中我发现最独一无二的“流派”要数修士啤酒(Trappist Beer)。世上只有比利时的6间修道院,能出产以中世纪秘方而酿成的修士啤酒,2年前经一个欧洲啤酒迷协会推选为“世上最佳啤酒”之后,修士啤酒成为炒卖的抢手货。 

     
难得可以来到比利时南部小镇洛谢福(Rochefort),造访其中一间生产修士啤酒洛谢福修道院。洛谢福本身只不过是个有500人的恬静小镇,到处都是两层高的小石屋,景色恍似停留在上世纪初,连汽车也不多,但每周三,一辆辆货车就会驶到位处林中的修道院,在几小时之内运走万三瓶修士啤酒,要劳动所有共15名修士一同装箱。年近八旬依然负责酿酒的安东尼神父告诉我,不管客人要买半打还是数以百瓶计,都最少要在名单上等2个月;客人之后买来自用还是转售,修道院都不会过问。他中气十足的说:“酿酒只是为了糊口,和为附近社区筹点钱、提供就业机会,我们修士的正职毕竟是侍奉天主。” 

     
回到布鲁塞尔,啤酒瘾又发作了。这次我又选了一杯色浓香厚的修士啤酒,但配上比利时朱古力边吃边喝,这是安东尼神父平素最爱的解酒法。究竟怎样的化学原理,我没有深究,只知苦涩、果香与甜美一同在我的口腔里翻滚,让微醉的我享受这刻的甜蜜。

中国新闻网
世界游网微信
分享到:
我要评论
邮箱:   姓名:  IP:3.237.66.86

验证码: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世界游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世界游电子周刊

查看周刊

  世界游网电子刊每周五发行,秉承中国出境旅游资讯门户的宗旨,内容精选当周最热门的新闻动态、最具价值的权威信息、最火爆的旅游话题等,为广大出境旅游行业人士提供一个"无搜索,知百事"的电子新闻平台。

免费订阅
同步掌握出境旅游最新活动和实时资讯!

立即订阅

相关新闻

世界游微信号扫描二维码或
查找公众号
"游世界"
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