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俱乐部(CTTC)

用户名 密码
旅游达人:免费注册登录

世界游网

世界游网

首页 > 新闻 >

萨尔茨堡-跟随莫扎特去旅行

2008-01-21
导读:萨尔茨堡-跟随莫扎特去旅行

  35岁英年早逝,却在音乐的旅途上行走了32年;出生于萨尔茨堡,却把足迹留在了18世纪欧洲大陆的所有重要城市;毕生创作了600多部作品,被《自然》杂志誉为对智力开发具有特殊作用……这一切,都来源于一个已经不能仅用天才与伟大来描述的名字——沃尔夫冈·莫扎特。

  
追寻莫扎特的足迹,本身就是对欧洲的另一种全景式发现,从萨尔茨堡的青山绿水开始,踏足巴伐利亚时代的慕尼黑田园风光,最后走进古典音乐的圣地维也纳,沿着莫扎特的足迹旅行,让人更醉心于他的音乐。

  
第一站:萨尔茨堡

  
在开往奥地利西部重镇萨尔茨堡的火车上,我所在的车厢里坐满了背着各种乐器包的小学生,可见在这个音乐国度中,孩子们从小就接受着对旋律与节奏的培养。我问邻座的小女孩:“为什么去萨尔茨堡?”她用清脆的声音回答:“去找莫扎特。”

  
站在萨尔茨河的桥上环顾四周,就会明白为什么欧洲人说:巴洛克时代的东西不会变。直到今天,这里依然保持着莫扎特时代的古典风貌,而坐落在萨尔茨河南北两岸的莫扎特出生地博物馆和莫扎特故居博物馆,则分外鲜明地告诉游客,莫扎特从这里走向世界。

  
走进1756年莫扎特出生的小楼,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殷实而富有教养的家庭。身负宫廷乐师之名的老父亲雷欧波德·莫扎特,为了培养小莫扎特的音乐才能倾注了全部心血,二楼大厅中展示的大键琴是莫扎特三岁练琴时的实物,而柜中陈列的乐谱和文字则是莫扎特学习阅读和谱曲的真迹。6岁时,莫扎特带着音乐天才的光环在这里谱写出三首《小步舞曲》,并与父亲和姐姐一起踏上了长达十余年的欧洲巡游。

  
在莫扎特故居中,更多的是以时间为顺序,记述了这位少年成名的音乐家令人惊讶的旅行经历:慕尼黑、奥格斯堡、曼海姆、法兰克福、布鲁塞尔、巴黎、伦敦、海牙、阿姆斯特丹、第戎、里昂、日内瓦、洛桑、罗马、布拉格,最后来到维也纳。

  
在旅途中,莫扎特广交朋友:在巴黎与萧伯纳相识;在伦敦从巴赫之子约翰·巴赫处学习了当时新发明的钢琴和方兴未艾的意大利歌剧;在维也纳认识了海顿,并结下终生的友谊。故居中一座玻璃塔里放着一封莫扎特写给父亲的家信,上面写着:只有海顿了解使我欢笑并深入我心灵的秘密。

  
走在萨尔茨堡的街头,路边小店中大半的纪念品都与莫扎特有关。而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莫扎特巧克力,这种包装上印有莫扎特肖像的球形巧克力,在1905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勇夺金牌,至今仍是游客的最爱。

  
在市政厅广场上的莫扎特雕像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历久弥新。在他手里握着一支鹅毛笔,正是在这支笔下,创作出了《费加罗的婚礼》、《魔笛》、《唐璜》等名作。广场旁边的商店里仍然悬挂着一年多前萨尔茨堡音乐节的海报,上面画的正是“纪念莫扎特诞辰250周年”的演出介绍。

  
由于与大主教不和,莫扎特在20岁时离开了这里,前往巴伐利亚地区和奥地利帝国首都维也纳。从此,萨尔茨堡成为莫扎特心灵的家园,而非事业发展的舞台。

  
第二站:慕尼黑

  
在巴伐利亚,莫扎特找到了自己的爱情——曼海姆的女歌唱家阿罗伊齐娅·韦伯。但同样是在巴伐利亚,莫扎特在经历了失败的法国之旅后,回到慕尼黑时,发现阿罗伊齐娅已经爱上了别人。伤心欲绝的他在萨尔茨堡和慕尼黑间徘徊,最终依靠歌剧《克里特之王》的成功,才摆脱了数年来物质与精神上的双重压力。

  
可惜的是,走在今天慕尼黑的莫扎特大街上,已经看不到什么莫扎特的影子。这条连接歌德广场与特雷西亚花园的大街平凡得让人很难留下印象。只有每年10月节时,人群涌出歌德广场地铁站时才会发现,原来通向音乐与啤酒的必经之路旁竖立的正是“莫扎特大街”几个字。

  
第三站:维也纳

  
维也纳,不仅是地理意义上的欧洲中心,更是东西欧文化交流的必经之处。清晨时分,伴着晨曦走向美泉宫,才能深切体会到巴洛克艺术的不朽。莫扎特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刚刚满6岁。在玛丽亚·特蕾莎女皇专门用于举行家庭音乐会的镜厅里,音乐神童莫扎特为51岁的女皇成功地演奏了他的第一场音乐会。直到今天,镜厅的文字介绍中仍然写着老莫扎特对当时情景的记述:“小沃尔夫冈一下跳到陛下的怀里,搂住她的脖子,重重地亲了一口。”

  
20年后,26岁的莫扎特带着对成功的渴望再次来到这里。女皇已经辞世,继任者约瑟夫二世却没有忘记这位音乐天才,在皇帝的要求下,莫扎特谱写出《后宫诱逃》,并得到维也纳音乐家的一致好评。

  
同样是在维也纳,莫扎特加入了带有神秘色彩的基督教组织共济会,并很快升任会长。于是,莫扎特创作的大量宗教音乐都被冠以献给共济会弟兄的名义。

  
为了纪念莫扎特,1870年开业的维也纳音乐协会金色大厅专门设立了莫扎特厅,维也纳爱乐乐团至今仍在这里演奏着莫扎特的音乐。

  
1787年,渴望系统学习音乐的贝多芬从波恩来到维也纳,希望拜在莫扎特门下学习。此时的莫扎特正忙于《唐璜》的创作,但是仍然给了贝多芬一个展示的机会,并在即兴演奏结束后告诉旁人:“注意这位年轻人,日后他会扬名天下。”可惜的是,由于贝多芬母亲的去世,这两位古典音乐的代表人物没能继续友谊,当贝多芬1792年重回维也纳时,莫扎特已经在一年前去世。

  
生不能相交,死后得重聚。与莫斯科的新处女公墓和巴黎的蒙马特公墓一样,维也纳的中央公墓也是名人往生后重聚的地方,而这里最大的特点就在于音乐的气氛浓厚。从中央公墓的三号门进入,走过一段林荫路,很快就会发现音乐家墓群。在这里,贝多芬、勃拉姆斯、施特劳斯和舒伯特的墓碑簇拥在莫扎特的墓碑周围,组成了欧洲古典音乐的最强阵容。

  
站在莫扎特墓前的感觉,正像他创作的协奏曲一样,平静舒适。虽然这只是莫扎特的衣冠冢,他的遗骨被埋葬在维也纳另一个普通公墓——圣马克公墓,但怀抱竖琴坐在书本上的音乐女神雕塑,却简单而平实地诠释了音乐家躯体的消逝并不意味着精神财富的消失。

  
我在墓前驻足许久,脑海中回响着莫扎特未完成的《安魂曲》。这首应瓦尔塞根伯爵要求匿名创作的乐曲,据说莫扎特在创作过程中见到了自己即将死去的先兆。更有种种关于“黑衣人”委托莫扎特创作《安魂曲》的神秘传说。

  
在萨尔茨堡莫扎特故居展出的家信,真实陈述了莫扎特对于死亡的态度:“严格说来,死亡是人生真正的终极目的,死亡是人类的忠实的、最好的朋友……感谢上帝使我认识到死亡能带来真正的幸福。”

  
从摇篮到坟墓,跟随莫扎特的足迹跨越他短暂人生的大部分时间,让人赞叹他在短短35年中取得的成就。莫扎特在旅行中创作音乐,而旅行,也在默默影响着莫扎特的音乐主题与风格。可以说,莫扎特不仅是一位音乐家,更是一位特殊的旅行家。

  
出行攻略:

  
入门级线路:

  
萨尔茨堡-维也纳

  
可以游览萨尔茨堡的莫扎特出生地和故居博物馆,莫扎特雕像;在维也纳游览莫扎特故居、金色大厅,在中央公墓找寻莫扎特墓等。

  
进阶级路线:

  
入门级线路+慕尼黑-奥格斯堡-曼海姆-法兰克福

  
这些地区都会在莫扎特诞辰或逝世纪念时举行莫扎特专场音乐会,只有真正的莫扎特音乐迷才会在特定时间来回味这位音乐家的不朽作品。

  
“骨灰级”路线:

  
进阶级路线+布鲁塞尔-巴黎-伦敦-海牙-阿姆斯特丹-第戎-里昂-日内瓦-洛桑-罗马-布拉格

  
找寻莫扎特遗迹已经成为次要目的,游览这些欧洲历史文化名城的风景名胜才是明智的选择。只是在到达每个地方时,都可以凭吊一下,莫扎特是否在200年前以同样的心情站在这里,也许某一段序曲或咏叹调的灵感就来自面前的景象。

世界游网编辑
世界游网微信
分享到:
我要评论
邮箱:   姓名:  IP:18.232.125.29

验证码: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世界游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世界游电子周刊

查看周刊

  世界游网电子刊每周五发行,秉承中国出境旅游资讯门户的宗旨,内容精选当周最热门的新闻动态、最具价值的权威信息、最火爆的旅游话题等,为广大出境旅游行业人士提供一个"无搜索,知百事"的电子新闻平台。

免费订阅
同步掌握出境旅游最新活动和实时资讯!

立即订阅

相关新闻

世界游微信号扫描二维码或
查找公众号
"游世界"
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