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俱乐部(CTTC)

用户名 密码
旅游达人:免费注册登录

世界游网

世界游网

首页 > 新闻 >

尼斯,高贵慵懒的闲人城

2007-08-20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1日内删除。
导读:尼斯,高贵慵懒的闲人城

  尼斯,Nice,是法国南部一个怀旧气氛极为浓郁的海岸城市。


从罗马人古堡俯望尼斯,你只能想到“度假”二字。  

  它面向地中海,右边不远就是以国际影展闻名于世的康城,左边20分钟车程,是摩纳哥赌城蒙地卡罗。尼斯左右逢源,但与前两者比起来,既无赌场的豪气疯狂也没影业的声光繁华。不过,若你要一处能够舒缓压力的心情角落,那么尼斯就是一首动人心弦的浪涛小调。只不过这小调倘若出现在巴黎,版本也许是塞纳河边委婉如诉的风琴,在尼斯,它抑扬顿挫,变作阵阵海风里一支迷醉的萨士风……

  去之前,就索性忘掉自已是谁。

海洋型拉丁,成另类经典

  尼斯是法国南部Cote d' Azur省的首府,火车站小巧而显得神秘,像40年代黑白悬疑片,第一眼你就知道这样的地方必须住下来,才能啜吸它的气质。

  尼斯的起源有二说。一说它历史可远溯古希腊时期,当时名字叫Greek Nikaia,意思是凯旋之城。另一说尼斯是公元前马赛人建立的海港城市。无论哪说都好,尼斯在欧洲历史长河里荡漾过无数文化倒影,罗马人在这里建过城邦,罗马帝国灭亡后,它仍是北意大利的一个省郡,直至1860年,拿破仑三世才将它划入法国版图。英国绅士淑女们也来过的,带着他们工业革命的成绩,企图把这里发展成贸易港,他们兴建了海堤大道,顺便盖起他们的教堂,也留下了他们的坟场。但今天的尼斯,千帆过尽,人面桃花,只静静留下当年各方人马的斑驳足印。有人说今天的尼斯是一个懒人城、闲人城、老人城、无聊城。不过在二战前,这里一直是欧洲贵族的最爱,沙皇尼古拉一世遗孀、英国维多利亚女皇、画家马蒂斯,都在这里流连忘返。

大道上尽是豪门情调


游人街上懒洋洋看人,也顺便让别人懒洋洋看你。 

  英国人开拓的3.5公里海堤大道,名字叫“天使大道”(Promenade des Anglais),从尼斯最东的末端一直延伸到西边机场,大道上种着迎风棕榈,道旁多为拿破仑时代的新巴洛克风格建筑的高级旅店,一个顶层套房可以高达每日4000美元。而永不停止的海风,常年就拥抱着大道上这份豪门情调。难怪那么多有钱名人和艺人,纷纷来这里拍“度假纪录片”。

  这大道也是个风流闯荡区。在街头原本还不认识但半路就突然勾肩搭背的一对对,仔细看看,也就明白。而有趣的海边餐馆,纷纷涂上不同的强烈颜色,它们各出奇谋,通晓各国语言,竞卖海鲜,插花点烛的桌子,统统摆到外面。要小心,这些向海餐厅,几乎全是“看海开价”的,海有多深,你就掉入多深。

  尽管大道上这份奢华已有点褪色,但配着海边的夕阳,那一排排向海召唤的雕花窗栏仍是那么迷人。海鸥沿街穿梭,喝喝茶,逛逛画廊,吃个冰淇淋,或者向街上任何正在放狗的人借一只狗来放放,也可以是随风慵懒的一天。

老城区却有中古时光

  不过,我更喜欢去老城区的Vieille Ville。名字含义即“村之村”,多少世纪的露沾梦石,皆重重叠叠在此,有份探幽寻古的乐趣。当你贯穿着袖珍窄小的古罗马人鹅卵石街道,就有露天鱼肉市场,有小贩地摊,还有无数穷得要命,默默无闻等候赏识的微时街头艺术家。

  此处消费跟外面可是天渊之别,我“突击”过这里的意大利人餐馆,由头盘至甜品5个项目不过55法郎,且在老城用餐,一边吃,一边能抬头望向尼斯最高的Les Chateau古堡,以它作为配菜。


小小的游艇港湾,是认识非富则贵人士的好猎场。 

  老城区里找条人迹疏落的小巷,也能逍遥一番。买包法国炒栗子,边吃边在那些布置成中世纪风格的小店前踱步。地中海浓烈海风把千年历史和现代生活吹得有点错乱,某个转弯抹角也许叫人兴奋莫名,另个转弯抹角却又让人想到人文与岁月之间的矛盾无奈,但任何表达都已多余,只想世界的节奏能再慢下来。

  值得一提,这里还有多家气质高雅的瓷器纪念品小店,不妨小心翼翼走入精烧瓷器的安详心思里。就连那些摆明做旅客生意的装饰画画廊,也同是视觉构思的冲击场。从来没人催促,你进来了,在瓷器半透明的玲珑色泽或幻丽的彩画面前,会想起当年一些南下避暑的欧洲贵族,也就是在这般光线里,庆幸自己已经来到地中海,庆幸自己已经逃得很远,想想你就会笑。

  假如海边天使大道多为新巴洛克建筑,那么老城内就是洛可可风格别墅的展场。建筑虽陈旧,含蓄规整中仍见这南欧特色。美国佬在旅游册子里陶醉地形容老城这些门前种满花圃的洛可可房子为"Lower-lined Avenues",花色由一家门口争艳到另家门口,一直争下去,春天光来看花也够了。地中海气候暖和,奔放的亚热带花朵,浓艳无忌,更接近意大利拉丁式真正本色。

尼斯的航海古董特别多

  我也喜欢尼斯市中心的Rue Rossetti游人大街。

  在巴黎街边咖啡座坐着,你会盘算晚上到哪里风流才好,在尼斯市心Rue Rossetti街上坐着,你会觉得一直来的自我放逐仿佛已经找到终点。不能否认尼斯在浪漫中有着一份浓浓沧桑感。身边客人谈笑风生,欧式帐篷底下也许是一份回首的落寞。幸好阳光暖洋洋,帐篷还可以遮住某种心情,或装饰成类似可爱,也几可乱真。

  我不清楚地中海里究竟埋着多少古代沉船,但Rue Rossetti的海洋古董店似乎特别多。店里,驶航过地中海上一段岁月的船杆、雕着女神头胸的船头,生锈大铁锚,海上用的手提油灯,虽安静摆放,却都令人幻想飞腾。我喜欢在这些古董店里瞎混,傻沉沉注视一切,想起古代从地中海对岸开过来的迦太基掠夺船,厮杀,血海,想起一船船由北非突尼斯人翻风排浪运来的货物,无花果、非洲香料,可以有好多神游时光。

街上众生观自在

  尼斯是个懒城。它的清晨绝对是寂寞的,没人那么早起。但那也是一番景色,街上是昨夜留下的酒瓶,是海风吹扯下来的歌剧院招贴。


小巷人家跟海边的豪情富丽又不一样。  

  约莫十点多,它才完全苏醒,这时到小餐馆喝一碗法式咖啡,没错,一碗,然后坐在大街木凳上,让路边法国梧桐树荫挡着阳光,然后别有居心地,打雀般眼,欣赏尼斯街上的趣怪众生。

  一个北非摩洛哥少年,向两个水兵滔滔不绝,拿出小照片本子,似有某种暖昧推荐。一对美国老牌夫妻游客,穿着一身隆重配备,在研究餐馆门口菜单上的价钱。一个打扮极之气派的越南少女,在整排服装店前有如示威游行。一名英国游客,西装笔挺,黛绿鸭舌帽,一边走一边目光冷射,大概看不惯尼斯的风月开放。澳洲人嘛,总在快餐店附近出现。日本人?有趣极了,只要看到餐馆门口铺摆着海鲜,一定停下来拍照,大概是回去好好研究。最容易认出,还是由东欧“下来”的年轻人,左瞪右看,表情纯真而夸张,花花世界,实在叫他们措手不及。

  在尼斯,大概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就看过一对行乞的洋夫妇,蹲在街上向行人凄惨讨钱,但他们身边还养着三只大狗。

  尼斯每年吸引的游客保守估计是300万。当然还没算由东欧“辗转下来”做“生意”的职业扒手。假如遇上夏天举行的尼斯电影节,光是旅客吃出来的蚝壳,就可盖一座游乐场。

  有个号码,大概可以反映游客旺季时的“盛况”,这电话印在旅行小册子上,写着:Rape, 93521781, 24 hours。

沙滩海鸥和走来走去的未来女星

  10个来尼斯的人,10个都会拥到海滩去,我当然不例外。

  假如用理智的、客观的眼光来看,尼斯这道因为许多电影而举世闻名的海滩,实在毫无是处。

  沙滩窄小,滩上几乎全是坚硬碎石,且浪涛颇汹,不宜游泳。

  但且慢。在这沙滩上,喜莉米露丝向杜唐纳许说过“我爱你”,在这沙滩上,推理王后阿葛达克莉丝蒂写过许多谋杀小说。在这沙滩上,曾有多少女星就靠走来走去而诞生(当然总数要分一半给康城)。在这沙滩上,国际政要、亿万富豪、艺术奇才、贩毒枭雄,曾留下数也数不完的脚印。

  沙滩实在窄。靠在长堤上,涨潮时,海浪毫不客气扫到身边,一个一个巨浪仰天咆哮,一群群不怕人的海鸥由四方八面飞扑冲刺,风在耳边交响,衣裾狂卷身体,那种义无反顾的感觉,跟尼斯的安静是最大对比。

  幸好它偶尔也懂温柔。当它偶尔温柔的时候,它会偎依着法国南部这片小小的山峦和城市,晴日下,懒洋洋,在岸边的卖艺声、风琴声和海鸥叫声里,海,也会稍微摆个妩媚姿态。

出行锦囊

  要养你的色眼,夏天海滩有许多志不在游泳却展览一切的身材,气候稍热,人多物贵,不怕大出血或流鼻血,可去。4月至10月,部分沙滩不收费。收费沙滩的“地位”,一天约80法郎。

  深秋是好季节,山峦上的罗马古迹尤其美丽,尼斯精彩博物院很多,买张总数15次参观的通票最划算,历史古迹和浪漫海边城市配搭起来,是心灵之旅。

  不可错过:一:由天使大道走上罗马古堡,二:在Rue Rossetti闲逛,三:古城Vieux Nice, Courssaleya广场尤其精彩,四:马蒂斯美术馆。

联合早报
世界游网微信
Tags:尼斯 法国
分享到:
我要评论
邮箱:   姓名:  IP:3.216.79.60

验证码: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世界游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世界游电子周刊

查看周刊

  世界游网电子刊每周五发行,秉承中国出境旅游资讯门户的宗旨,内容精选当周最热门的新闻动态、最具价值的权威信息、最火爆的旅游话题等,为广大出境旅游行业人士提供一个"无搜索,知百事"的电子新闻平台。

免费订阅
同步掌握出境旅游最新活动和实时资讯!

立即订阅

相关新闻

世界游微信号扫描二维码或
查找公众号
"游世界"
加微信